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阅读新闻

金峨村朱镜我故居:传承红色力量 乡村振兴谋新篇

[日期:2021-11-30] 浏览次数:

  在横溪镇金鹅湖上游有一个小村子,村子风光秀美,背靠巍峨的金峨山,弯弯曲曲的溪流从村前注入金鹅湖。这个偏远小村子,走出了一位永昭史册的革命人物——朱镜我烈士。他曾新四军政治部宣传教育部部长,为革命事业牺牲时年仅40岁。如今,在他的故乡金峨村,以其名字来命名的朱镜我烈士纪念园正在修建,革命先烈的红色精神为乡村振兴发展注入不竭的动力。

  金峨村朱家峰点的公交站牌前,公交车往来不断,村口旁便是朱镜我公园,一座两米多高的雕像,耸立在公园入口,上面的刻字遒劲有力,记载着朱镜我烈士的生平,过往的村民不时驻足瞻仰。

  沿着公园向山上走200米左右,便是朱镜我故居遗址,庄严肃穆的纪念亭,笔刃石碑与阳光相互辉映,向人们讲述着先烈抛热血、洒头颅的革命往事。

  1901年3月,朱镜我出生于丰和乡(今属横溪镇)朱家峰村。在他10岁那年,父母相继去世,19岁的大哥、7岁小弟和已出嫁的姐姐也先后夭亡。他和二哥朱德和孤苦伶仃,只得寄养在奉化吴江泾的外婆家。朱镜我先在那里读高小,之后考入免收学费的宁波师范讲习所。1920年,朱镜我以优异成绩被录取为浙江公费留日学生,进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学习,次年到名古屋第八高等学校学习。

  1927年,朱镜我在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不久,进入京都帝国大学院从事研究工作,他把主要精力用在了研究中国革命问题上。同年10月,为了加强国内革命文学事业,他中止了学业,应郭沫若、成仿吾的邀请,回国参加创造社,先后在上海艺术大学、中华艺术大学、上海法政学院、群治大学和中共党组织举办的华南大学任教授,培养革命文化战士。

  1928年初,朱镜我和他的战友们深感要使广大文化工作者跟上时代的步伐,必须加强对马列主义理论的宣传。于是在他主编、出版的《文化批判》及《创造月刊》等刊物上,他旗帜鲜明地宣传马列主义。当时,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兼任宣传部部长的瞿秋白,看了朱镜我所写的《科学的社会观》一文,非常欣赏,亲自约朱镜我谈话。这一时期,朱镜我还翻译了恩格斯的著名经典著作《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》,这是中国最早出版的恩格斯这本名著的中文单行。

  朱镜我在革命文化工作中的作用,受到了中共中央的重视。1928年5月,经中共中央批准,朱镜我在沪加入了中国。

  1931年朱镜我调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。次年,红四方面军师长陈赓因负伤,秘密地来到上海治疗休养。朱镜我将陈赓介绍的红四方面军反“围剿”情况记录下来油印成材料,通过冯雪峰送给鲁迅,促成以后陈赓同鲁迅的叙谈。

  1937年9月,朱镜我返回宁波,受中共中央长江沿岸委员会的委托,协助建立浙江党的工作,1937年9月下旬,中共宁波临时特别支部建立,朱镜我任书记。1938年2月,他奉调至江西南昌新四军办事处工作,任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宣传部副部长。同年11月,朱镜我到皖南新四军军部任宣传教育部部长,兼军刊《抗敌》主编,创作了《我们是战无不胜的铁军》歌词。

  1941年1月,皖南事变中,朱镜我抱病随军转移。1月13日,他和军政治部被围在石井坑虎云垄山头,他严令战士迅速突围。为了不拖累战士们,跳崖牺牲,为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。

  朱镜我烈士故居旧址位于横溪镇金峨村朱家峰一处山坡,背依青山,面临田野,环境优美。烈士故居原为两栋二厢四合院建筑,整体坐北朝南,共有正房、厢房、倒坐12间,其中西首六间是朱镜我烈士祖屋,是烈士出生和回乡活动的地方,东首六间则属邻居所有。

  20世纪90年代后期,烈士故居因年久失修而拆除,仅留下一座门楼。1998年10月,为纪念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,当地政府在故居旧址上建造了一座六角重檐攒尖式石亭,并以烈士生前的一个曾用名“雪纯”命之为雪纯亭。

  红白相间的雪纯亭是一座六角亭,庄重地矗立于故居旧址上。亭正中竖着一块高大的方形石碑,正面镌刻着“朱镜我烈士故居遗址”九个大字,笔力遒劲,背面是烈士一生的简介。斗笠形的亭顶部雕琢着六幅岩画,逐一雕塑着君子兰、秋菊、腊梅、荷花、苍松和翠竹,图案鲜明,造型逼真。设计者将这些历来为世人称颂的花树,雕刻在雪纯亭里,可谓匠心独用。在这六幅岩画映衬下,镶嵌在正顶中间那颗醒目的红五角星显得更为耀眼夺目。亭檐如同6只正展翅欲飞的雄鹰,亢奋激昂,展现出一股战天斗地的强悍气势。

  在朱镜我短暂伟大的革命生涯中,他回家乡的次数并不是很多,但关于他在家乡时的一些事迹,现在仍被山村的老百姓广为传颂。据村里的老人们回忆,1937年朱镜我烈土曾回家乡养病。在休养期间,他变卖、抵押了祖上的田地、家产,将所得的大部分钱用作党的活动经费,其余留在村里作为教育基金使用。后来,村里用这笔钱救助因生活贫困而面临辍学的孩子,使他们得以继续学业。当时,村里有人问他,何时天下可太平?他用通俗的语言答道,等到十年以后,穿草鞋的人进村了,分不出哪是官哪是兵,天下就太平了。至今,这句朴素之中蕴着革命真理的话,家乡老百姓还在时常传诵。

  为人民而牺牲的革命精神是朱镜我留给家乡金峨村的一笔宝贵财富,去年起,金峨村启动朱镜我烈士纪念园建设项目。目前,该项目已完成前期政策处理,结合国土空间规划调整,梳理出园区用地3000余平方米,已经进入招投标阶段。园区建成后,这里将成为集纪念展示、党性教育等功能为一体的综合型场所,用于日常性开展红色主题教育。

  金峨村位于横溪镇南部,东至道成岙村,南邻奉化裘村,西隔金峨山,北靠上任村,全村人口1382人,由金峨、田陇、朱家峰3个自然村组成。由于地理位置临近山区,远离镇中心,单一依靠厂房出租收入让全村的经济水平“矮人一头”,如何改变现状,让山村迈上致富路,成为新一届村委班子的头等大事。

 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,金峨村迎来了扩建遗址、建设朱镜我烈士纪念园区的契机,金峨村也迎来了“开门”后的首场攻坚。

  “我们这里是革命烈士的故乡,红色精神是我们乡村振兴独一无二的资源和优势,我们要做好两件事:一是讲好红色故事,二是建好红色阵地。”新上任的金峨村党支部书记朱挺信心满满地说。

  目前,金峨村已经开始着手收集朱镜我烈士珍贵的史迹和视频文字资料,寻访熟悉烈士事迹的老前辈,最大程度还原朱镜我的生平事迹,将烈士的红色故事讲好、讲透。此外,在区委组织部、党史研究室、镇党委的指导下,村里还发动老党员、老乡贤共同参与朱镜我烈士纪念园的规划设计,整合烈士公园、烈士故居、纪念馆等功能。预计纪念园将在今年“七一”前投入使用。

  “纪念园建成后,会给村里带来大量游客,从而带动我们乡村旅游的发展。”朱挺告诉记者,金峨村山水旅游资源丰富,这里有远近闻名的金峨寺,还有古道,以朱镜我烈士纪念园为依托,村里将发展红色旅游产业,进而带动农旅发展。

  “我很看好这里的旅游发展,目前果园前期已经投入50万元了。”来自衢州的种植户詹生和这几天正忙着平整果园,今年他和朋友瞄准了金峨村旅游开发的优势,在金峨村山塘附近承包了60亩山地,打算投资100万元种植犁、琵琶、草莓等水果,开发乡村休闲采摘游。

  为做好旅游发展这篇文章,金峨村还通过“联户自建”的方式,不断提升村落的“颜值”,目前村里已经启动96户住宅整体改建工程,将通过修缮、改建等方式,全面展现浙东民居的独特风貌。

  此外,村里还立足千年古刹金峨禅寺,全力推进总投资8000余万元的禅修文化园建设,并以此为轴心,梳理金峨片区的非遗文化项目,推动文化旅游产业发展。